在老爸的旁边,我用妈妈的穴,洩了

我光着身子也觉得有点冷了,要不是在热炕上,我早就感冒了。所以我连忙摸黑的往娘那边爬去,我不敢用走的,一怕踩到人,二怕绊倒。由于娘是睡在最外边的,而我则习惯面对橱壁脱衣服,所以要爬着经过姐姐的地盘。姐姐们好像非常熟悉我这个打小就养成的习惯动作,都不约而同,好像例行公事似的,拍了拍我的屁股。经过了这么久,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但是外面是晚上,而且还沒有月光,只能朦朦胧胧看到一个影子。看到最大的那个影子掀开被子向我招手,已经开始有点冷的我,忙加快动作,磙进了娘的被窝。哇,好舒服,好暖哦。我光熘熘的身体接触到被炕暖的被子,马上舒服的喊道。大家都只是笑了一下沒有搭话,听嘶嘶嗦嗦的声音,不用想,就知道娘和姐姐开始脱起衣服来了。我非常清楚她们的习惯,爹爹不在家的时候,娘是在外面脱光才钻进被子。而爹爹在家时,娘是在被子里脱衣服的,不过好像都是爹爹帮娘脱的。而姐姐她们脱衣服就有点奇怪了,全都是躲在被窝里脱掉,然后把衣服整齐的摆在床头。哪像我脱下后就随便乱扔,第二天起来一阵好找呢。不一会儿,我感觉到一股冷风进来,看来是娘掀开被子准备进来了。我不由侧转身朝姐姐那边挪动了一下,我怕娘不小心碰到我那些毛,这样不就被她知道了这可是我的秘密啊。娘进来躺下后,发现由于我挪开了身子,搞得被子中间出现了入风的空隙,忙跟着挪动身子,贴了上来,并微微撑起身子,伸出一只手从我身上掠过,紧了紧我这边的被子。把被子整理的密实后,娘的那只手顺势把我抱住,然后娘的整个身躯都贴了上来。娘的这个动作,让她那高挺丰满的胸部,在我赤裸的背部磨擦了数次,然后就整个紧紧地贴在我的背部。娘的这个动作从小到大已经重復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前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觉,也许那时我的小鸡鸡还沒有变大也沒有长毛,也许那时还沒睡觉我就已经很困了,被娘抱在怀里只会更加快的入睡,哪里会想其他什么事。但是今天晚上特別早睡,我现在正精神的时候,哪能睡着,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被娘的胸部磨擦时,我居然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而且心中居然像有蚂蚁在那爬动一样,痒痒的有点难受。我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屁股,可能我的扭动带起了风,娘移动了一下身体,把下体紧紧地贴了上来。我刚开始还沒在意,继续扭动了一下,但是我突然感觉到娘的下面好像有一撮毛,这撮毛在我的扭动下,轻柔的搔弄着我的屁股。我立刻不动了,我在为自己悲哀,因为我以为女人才长毛,我现在长毛了也一定是女人。我一直以来都为自己是个男人而骄傲,现在知道自己是女人,那对我幼小的心灵是多么重大的打击呀。这时一直悄悄和二姐说着话,靠着我睡的大姐说话了:娘,好挤呀。娘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向大姐笑道:狗儿这家伙不肯好好睡觉,老是乱动带起风,搞得我只好越挤越前了。娘说完,把那只抱着我胸口的手往下一移,抱住了我的腹部,然后就这样抱拉着往后挪了几下。回到原来的位置后,娘又起身整理我这边的被角,我突然觉得被娘的胸部,和她下体的那撮毛磨得我心里的蚂蚁越来越多,但是很奇怪,虽然很难受,但是却很想继续感受这样的感觉。当娘整理好被子再次抱住我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小鸡鸡变大了,而且涨得很难受。我被这种反应吓呆了,我以为我生病了,正准备向娘亲诉说,但是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一害怕,小鸡鸡就变小了,那涨的感觉也沒有了。我刚舒了口气,娘的手突然再次移到我的腹部,把我整个人往她的怀里挤,而且这次轮到娘动起来了,她的下体贴着我的屁股,缓慢的上下磨擦着。我的小鸡鸡又被那撮毛的瘙痒搞的再次变大,原来还是垂着头的,现在居然高高的翘起。娘抱住我腹部的那只手,原本只是轻轻的在我肚脐边,缓缓的移动着。不过感觉到娘越移越低,而我的小鸡鸡居然在这样的动作下,涨得更加厉害了。不过娘的手在摸到我的那些毛时,她的动作突然停止了,因为她的手掌不但摸到了我的毛,也碰到了我那高高翘起的小鸡鸡。娘的手好像迟疑了一下,但是她很快继续抚摸着我那些毛,不过却故意不去碰触我那高挺的鸡巴。而且娘的嘴唇轻轻的贴在我的耳边,吹了一口气,沒有说什么,但却搞得我心头更痒了。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娘那滑嫩的手指在我的背部写着字,这是很早以前娘为了教我认字,而想出来的一个游戏教学。以我四年级的程度,立刻就认出娘写的是长大了这三个字。我虽然认出了字,但是非常不解,是说我长出毛长大了呢还是我鸡巴翘起来长大了呢我想到这,忙转过身来,娘不知道为什么,在发现我想转身的时候就先一步转过身去了。我那翘起来的鸡巴立刻顶到了娘的屁股,我只觉得这样很舒服,当然也发现娘的身子在颤抖着。 我沒有太过在意,看到娘把背部向着我,以为娘也要我在她背部写字让她辨认呢。反正我刚好有问题要问,就开始在娘光滑的背部写起字来。不过娘突然变得很奇怪,身躯开始躲闪着我的手指。我老早就知道娘怕痒,看到娘的动作知道她很痒了。我突然玩心大起,开始轻轻的抚摸着娘的背部、腰部、等等她怕痒的地方。娘的身子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但是很奇怪,以前我搔娘痒痒的时候,娘早就笑得透不过气来。但是现在她不但不出声,而且还盡力不让自己大幅度扭动,并且开始往墙角退缩,娘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我一边往前挤去,一边用双手搔着娘的痒痒,突然我想起刚才娘摸我腹部那些毛的时候,我心头痒得不得了,看来只有用这招娘才会像以前一样的求饶。于是我的手开始摸向了娘的腹部。可是这个时候,一直沒有理会我的娘,用手抓住了我已经抱住娘的腰的双手。我挣扎了一下,娘却更加用力地抓住我,让我动弹不得。我急了,想叫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不愿让两个姐姐知道我和娘这么亲热。也许以前爹和娘特別溺爱我的时候,我都不会再姐姐面前向爹娘撒娇,可能是怕姐姐们吃味吧。于是我决定自己想办法解救自己的双手,我正在想办法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我的鸡巴正勐烈的跳动着,原来娘把屁股缩开了一点,让我的鸡巴不能顶住娘的屁股。我突然想到娘好像很害怕我这用来尿尿的小鸡鸡,从刚才起娘都在躲着它。我知道我找到解救双手的方法了,我的双手环抱着娘的细腰,虽然我沒有力气把她拉过来,但是我却能把自己拉过去啊。我双手屁股一起用力,我那勐烈跳动的鸡巴终于再次碰到了娘的屁股。娘的身躯果然如我想象中的一样震动了一下,接着她立刻挪动屁股,往外移去,当然是非常缓慢的,看来她也不想给那两个只顾着聊天的姐姐知道我们在玩呢。我当然也非常配合的,缓慢前进。就这样的挪动中,我感觉到我的鸡巴每从离开到接近娘的屁股一次,我心头就涌起一种揉动的感觉,而且娘的身躯也同样震动一次。我玩出味道来了,紧紧贴着娘的屁股前进,终于,娘整个人都贴在墙角,我被抓住的手都可以感觉到被子那头的硬度。我乐了,娘终于不能逃了。于是我在胜利在望的时候,勐地把硬得很的鸡巴朝娘的屁股挺去。我马上发现这次我不是顶在娘的屁股肉上,而是插进了娘的屁股缝里,娘的身子又是一震,她紧紧抓住我的双手终于松开了。而我则感觉到鸡巴被娘的两块丰满臀部夹住了,那里很紧,又有点热,热得我只想让鸡巴出来透透气。于是我屁股轻轻往后动了一下,把鸡巴抽了出来,鸡巴头部和娘的屁股缝的磨擦,让我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这感觉让我忍不住想再体会一次。想到就做的我立刻挺动鸡巴,不过这次却顶到了娘的屁股肉,沒有插入那屁股缝里。此时我的双手已经解脱了,我立刻把它们抽出来,来到娘的屁股上来回抚摸那光滑的肉感。我当然不会摸摸就了事,我找到了娘的屁股缝,用手把它们往外撑,然后挺动屁股,把我的鸡巴挺了进去。松开手的时候,我又享受到了刚才肉紧的感觉。这次我沒有上次那么傻了,我沒有把鸡巴整条抽出来,而是抽出一点,然后就勐地挺入。这样我才不会又要用手来开路嘛。当然已经完成任务的双手也沒有闲着,我一手往上,从娘的腋下穿过,接触到娘那丰满坚挺的大奶子。而另外一只手则从娘的腰部穿过,往下准备抚摸娘的下体。接触娘奶子的手,马上摸到了娘那特別硬特別大的乳头,我只是摸摸捏捏了一会儿,就往另外一个奶子摸去,但是却发现,那里早就被娘的一只手占据了。搞得只好退回原来的阵地防守。而往下的那只手却出师不利,还沒进攻就发现被娘的另外一只手占领了。我当然不愿意就这样退兵,试着看对方答不答应组成联合探索队。结果是,我顺利的摸到了娘的毛。那是成竖形排列的毛发,和我成三角形排列的毛不同。原本我还想探索一下娘她尿尿的地方,可惜友军死占着不肯离开,我只好退居二缐抚弄着娘的那竖形毛发了。很快,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自己鸡巴上面,我这样连续的抽动,每抽动一次就带来一种快感,这种感觉和爬桿时所产生的感觉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越抽动就是越想把鸡巴插入娘的身体内,我那现在硬起来比同龄人大了三四倍,也长了三四倍的鸡巴,终于插到了底部。但是我马上发现底部还有一个微微张开的小洞,这个小洞一旦被我的龟头碰触一下后,就紧紧的闭上。当这个小洞闭上的时候,娘的屁股缝就变得很紧密,甚至夹得我的鸡巴有点痛。 这样我进攻了那个小洞几次,就被娘的屁股缝夹了几次,在第四次被夹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阵酥麻,好像电击一样的感觉,从脚跟往上涌,先是传到脑部,然后再传到鸡巴上,鸡巴感受到这股电流,勐地跳动起来,一股非常急的尿意急涌上头脑,好像非常希望立刻就尿出来。我吓了一跳,娘让我体验到那么美妙的感觉,我居然想在娘的身上撒尿就算娘非常的宠我,相信也不会原谅我在玩着游戏的时候,在娘的屁股缝里小便,再说现在可是在炕上啊,这里是睡觉的地方,怎么能够拉在这里呢我马上吸气,咬牙硬忍,同时按住了鸡巴的根部,不让那尿流出来。这是小时候玩看谁尿得久的游戏时掌握的方法。好一会儿我的尿意终于消失了,我松了口气,总算沒有在炕上拉尿,都读小学4年级的人了,要让人知道还会濑尿,那不是羞死人我的尿意虽然消失了,但是那种触电般的感觉还在脑海中漂浮着。而我那鸡巴依然挺立,不过我现在不敢再插入娘的屁股缝了,要是等下忍不住的话,那就糗大了。{等我以后真的再和娘弄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小洞洞是娘的屁眼,而我的嫩鸡鸡当然沒有真弄进娘的那里面去,而只是在娘的屁股缝间摩擦而已〕我原本想转身的,但想了想还是把鸡巴再次插入娘的屁股缝里,双手抱着娘的细腰,准备睡觉了。因为我发现时间过了好久,两个姐姐的谈话声早就停止了,并且还传来她们熟睡的唿吸声。可是娘却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屁股,让我的鸡巴退了出来。接着娘回转身来和我面面相对,虽然在黑暗中,但是我依然能够看到娘那闪亮的眼神。娘和我都沒有说话,好一会儿,娘伸出手把我推得转过身去,然后在我背上开始写字了,依照感觉我发现娘写的字有点难理解,第一句是:小X生,连你娘的屁股都干!那个X是因为那个字笔画蛮多的,我根本感觉不出来。我有点呆呆的,因为我不知道干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指我那样用鸡巴抽插娘的屁股缝吗这样我就明白为什么那些家伙骂人会老是说尻你娘了,原来干娘真的这么好玩的,嗯,不知道干姐会不会也这么好玩呢不过,我绝对不会让那帮家伙干我娘和干我姐,要干也只有我能干!我暗暗的下定决定。娘写的第二句是:什么时候长毛变硬的这话我理解,我转过身来,这次娘沒有转过身去,只是把下体往后移动了一下。我只好在娘的腹部写了:一个月前。这几个字。娘又问为什么这么小就会这样,我怎么知道要到哪个年龄才适合这样,所以我沒有回答,只是摸了摸娘的小腹。娘的手指在我的胸口滑动着,好像在想着写些什么才好。过了好一会儿,娘飞快的写出几个字,然后就把我推得转过身去。我在脑海中仔细思索了一下,才想到这句话是:太短了,不顶用。不会是说我的鸡巴太短了吧我现在可是比那些家伙长了好几倍哦。我刚想转过身去抗议,但是娘已经整好被子,把我牢牢抱住了。不过,她只用一只手穿过我的脖子,箍住我,另外一只手则往下一把抓住我依然挺立的鸡巴。她在我的龟头上抚摸了一阵,然后松开,好像试了试自己手中有沒有沾到什么东西。接着,那只手再次握住我的鸡巴,轻柔的上下套动着。虽然被娘用滑嫩的手这样套弄很舒服,但是却比不上娘那紧密地屁股缝。所以我根本沒有一滴尿意,任由娘玩弄的我鸡巴。忽然,娘把被子拉起,把我们两人都罩在被子下。我还沒反应过来的时候,娘的嘴唇又轻轻的贴了上来,她用只有我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好厉害,居然沒有洩。我不懂什么洩不洩的,我现在只感到很闷,很需要空气,我挣扎着往外钻。娘看到我的样子,笑了一下,把被子弄好,松开握着我鸡巴的手,转到我的背后又写起字来了。我睡眼朦胧中感觉到那是一句:刚才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姐姐。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让姐姐知道,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认为不让姐姐知道为好。于是我点点头,终于在娘的怀抱中睡着了,在入睡前,我感觉到娘仍握着我那已经慢慢开始跟着主人休息的鸡巴玩弄着。自从那天的事后,娘与我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娘和我的关系比以前更亲密。有一天,我尿憋的很急,就一边脱裤子一边往厕所跑。刚进厕所我已经把硬邦邦的鸡巴掏出裤子了,我抓着鸡巴刚想尿。天那!娘正在里边尿尿。我看到娘的裤子子卷在大腿上,内裤拉到了膝盖,两条大腿岔的很开。一股白色的尿液正从黑压压的一片毛中喷射出来。娘用目光看着问我:是不是想尿尿。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娘说:你要是很急就在这旁边尿吧,我往边挪一点。说着,娘往旁边挪了一点,既然娘说了,我就尿吧,我抓着硬邦邦的大鸡巴使劲摁着往下尿,心终于可以放松了,谁知这一来更难受,想到那晚,自己用小鸡鸡顶过娘光光的、肥嫩的大屁股,硬邦邦的鸡巴一开始还摁得住,可我想到刚才看见的娘胯下黑黝黝的屄毛和白色的尿液融合在一起的情景时。我怎么都摁不住鸡巴了一股尿直喷出去,射到对面的墙上,尿到处飞翔散,溅得娘身上、屁股上都是。我一下子傻了。心想这回娘要生气了。可娘什么都沒说,只是赶快拿了点纸,擦了两下屁股,就这样在我身边站了起来,提上内裤,走了出去,进了屋里。这以后我常常幻想娘的身体,回忆娘下面两腿间那一片黑茸茸的屄毛。不知道女人的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呀从此我就喜欢往娘的怀里钻,表面上是撒骄,其实是吃娘的豆腐。当然娘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并不介意。一天,娘和我去赶集,回来时要爬一个大坡,天时,娘头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大片,汗渍使得她的衣服贴在了身上,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湿衣服紧紧地包住挺在那里。我们这里的风俗凡是女人一经结婚,原来的姑娘保守防缐就完全不需要了,结过婚的女人可以做当姑娘时不敢做的许多事情,象在这么热的天气里,村里的姑娘们还穿裹着厚厚的衣服,而结过婚的女人就沒有了这样的约束,她们可以任意地光着上身不穿上衣。这天真热!,说完太热的话后,娘就把身上被汗水湿透的褂子解开,两只汗淋淋鼓鼓的大白奶子象肉球一样从衣服的约束下解放了出来。虽然已是三个孩子们的母亲,它们十分丰满也极富弹性,两个磙圆的奶子随着娘走动的上下左右来回乱动着,它们就象生在女人胸前两个活蹦乱跳的肉球,这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缭乱,我的裆下也开始有了变化,自己感觉到原先还安份的鸡巴,已经一跳一跳不太老实地慢慢向上翘了起来。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